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案例追蹤 > 正文

姚先林深夜“練功”暈倒深溝

2018年12月27日 10:04    作者:李竹    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    [糾錯]

   我叫姚先林,家住四川省古藺縣大村鎮桑木村,現年50歲,家有父母、妻子和兩個兒子。我于1988年5月入伍當兵,1991年10月退役回家后,不久就與鄰村的王自先結了婚,妻子賢惠,孝敬父母,她勤勞又樸實,一家人日子還過得不錯,令周圍的群眾羨慕不已。

  可是人有旦夕禍福,意外降臨來了。我們結婚兩年后,一直都沒有孩子,這讓兩位老人非常不生氣,我和妻子也很著急,于是我就帶著妻子四處求醫,家里近五千元的積蓄很快就花完了。

  1994年2月,我妻子終于懷孕了,后來順利生下兒子姚新,全家人都非常高興,將兒子視為掌上明珠。可是在兒子一歲半的時候,發現他不能走路、不能開口說話,我們以為兒子可能是說話晚,走路遲點,沒什么大問題,又過了半年,兒子還是不能走路說話,我們才意識到兒子的身體有問題,才送他去縣醫院檢查:檢查結果為先天性腦癱,這晴天霹靂的打擊,讓一家人無法承受,哭成一團。我思來想后,還是要想辦法醫治兒子,于是把家里的兩頭豬和一條牛賣了,再向親戚借了點,湊了八千元錢,帶著兒子到縣人民醫院住院,治療近一月后,錢花光了,但兒子的病情沒有好轉,我們夫妻兩只好認命,帶著兒子回家,打算找當地的赤腳醫生醫治。

  1997年春節過后,正月十八那天上午,父母和妻子上山勞動去了,我留在家里照顧兒子,隔壁王大哥把他的親戚帶到我家里,經過一陣噓寒問暖后,王大哥說:“這是我的親戚陳家強,這幾年沒有走動了,今天到我家來,聽說你兒子有病的事情,陳加強在傳授一種不用花錢就可以治好病的法輪功,你兒子的病花了不少的錢,不如練一下法輪功試試看.....”。我就問:“真有這樣神奇的功法嗎?”,陳家強接著說:“練法輪功真的好,能治百病,一人練功,全家受益,你練功就是給自己‘消業’,還可以幫你兒子‘消業’”。陳家強又說:“我一個親戚的兒子兩歲時,檢查出:患的是腦癱病,花了很多錢都沒有治好,后來我親戚和我一起練功,又幫他兒子練功‘消業’,結果半年不到,他兒子居然能走路,還能說話了”。聽了陳家強的勸化,覺得法輪功很靈驗,抱著試一試的想法開始跟陳家強一起學練功。

  后來,父母、妻子聽我說:”練功可以幫兒子‘消災’、‘消業’治病,他(她)們很是贊成,不讓我做農活,叫我在家專心致志的練功,為兒子治病。陳家強也經常到我家來教我練功,幫我提升“功力”。他勸我要買師父的《轉法輪》《中國法輪功》等經書,還要我買師父的講法錄音磁帶。勸說我:“要多看師父的經書,才能領悟到其中的精神,練功才能‘精進’,才能治好你兒子的病”。從此,我按陳老師的點化,每天都要看書練功,什么事都不干,專心練功。兩月后,自我感覺兒子的精氣神好點了,心理暗示是法輪功在顯靈了,于是我就更加堅定了練功的信心。

  1998年6月16日這天上午,陳老師又到我家里來,他對我說:“你不能光在家練功學法,你要治好兒子的病,還應該出去和其他功友一起練功、交流心得,這樣氣場才大,你的功力就大”。在陳老師的勸說下,當天在我家吃午飯過后,我們一起到鄰村張杰家去練功學法,當時到張功友家練功有七個不認識的人。接著,陳老師就組織大家練功、聽師父講法的錄音磁帶。吃過晚飯后,大家接著交流練功心得,直到晚上十二點過,夜深了我和陳老師才離開。我走到回家的半路上,熬夜久了,頭發暈,一下摔倒在水溝里,腳被扭傷,疼痛難忍,走不了路.....陳老師只好把我扶回家。回到家,妻子看見我走路一拐一跛的,非常生氣地說:“你不管家務、不管農活,整天的練功,為啥子把腳摔傷了?師父為啥子不保護你!,你還是不練這個功了。”父母也勸我不要再練這無用功了。這時陳老師說:“你們不要著急,慢慢來,李師父說過‘修煉的理和人的理是反的,人認為自己碰到好事,天天過好日子才好,可是修煉人不是這樣啊,修煉的人是碰到不好的事情才是好,整個理是反過來的,如果一個修煉的人,一個常人一輩子不得病,百分之百的下地獄,你今天摔傷腳,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情,你不要放棄練功,這個功肯定能治好你孩子的病”。當晚我簡單包扎了傷口就上床休息了,但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,經過反復的思考,我覺得陳老師講“修煉之理”,還是很有道理的。

  第二天,我不顧父母和妻子的反對,又堅持在家修煉法輪功。時至1999年7月底,鎮、村干部來到我家里,給我講“法輪功”是邪教,不允許練了,叫我把書籍和練功磁帶交出來,我雖然上交了這些東西,但心里還是想不通,自認為“法輪功”是氣功,不吃藥,不打針,能“消業”祛病,這樣的好功,我要堅持練,堅持把兒子的病練好。于是我每天晚上夜深時候就起來練功,白天就睡覺。由于長時間不做農活,不外出打工找錢,家里經濟十分困難。家人激烈反對我練功,妻子說:“如果你再繼續練法輪功,我們就離婚”,母親也規勸我說:“你趕快醒悟吧,你練了這幾年的功,可孩子還是不能走路說話,是練的無用功”。

  1999年10月20日,反邪教志愿者姚剛和村上的干部到我家里,送來慰問品,并開導我說:“李洪志師父患病都要進醫院治病,你怎么練功不治療呢?你練了多年的‘法輪功’,為何沒能治好你兒子的病,家庭又弄得這么窮。”村干部勸說:“練功能治病是騙人的,要相信科學,要勤勞致富,是掙錢送孩子到大醫院醫治,孩子的病才能治好”。村干部和志愿者的一席話,對我觸動很大,旁邊的妻子流著淚說:“你練功消災祛病,為何練功把腳摔傷了,師父為何不保護你?”父母也好言相勸莫練功了。志愿者和家人的苦口良言!好似萬劍穿心,萬分悔恨!實在是愧對家人。

  2000年8月,我和大哥到廣東打工,我妻子又生育一個健康活潑的小兒子,這令我父母非常高興,從此一家人又回到其樂融融的生活中。大兒子姚新通過醫院精心治療,現在生活能基本自理。

  想起修練法輪功的事情,我非常的后悔。希望仍在修練的功友們,以我的親身經歷為鑒,認清“法輪功”是邪教,害人的惡魔,千萬別相信。

   

【責任編輯:蔚藍】

分享到:
11.7K

今日頭條

原創推薦

專題策劃

友情鏈接:

關于我們 | 編輯信箱

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16129號
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

十一运夺金专家杀号